121小说 > 神武之三界封魔 > 第一百零二章 憨厚的狠人
    那一声苍天坍塌一般的怒吼声,震动了方圆千里,令万兽臣服,百妖尽散,一座座山脉都在崩塌。

    数不清的树木被巨石压断,大地到处都是裂纹,云栈洞或许因为是猪刚鬣的洞府,所以才得以保全。

    但即使如此,内部也是碎石松动,烟尘漫天,什么都看不清了。

    脑袋实在太痛,浑身的骨头也不知道断了多少根,内脏或许也碎了,众人受伤之重远比以往。

    “快用法力锁住伤势,等我先恢复佛力,再为你们治伤。”

    凌霜月的声音很虚弱,但一道道淡淡的佛光却从她身上溢了出来,将满洞的灰尘吹散,众人这才觉得呼吸顺畅了一些。

    白无忧喃喃道:“这...这是什么啊!这么怎么一回事啊!”

    不怪他内心防线奔溃,事实上众人基本上都崩溃了,不是说只是妖将级别吗?说好的妖将呢?怎么一声吼便要了人命了啊!

    难怪小肥羊说在猪刚鬣身上感受了令人心悸的气息,这能不让人心悸吗?仅仅是一声吼啊,针对的还不是自己几人,而是那个更加倒霉的无面。

    叶青峰道:“这就是那个为了追求爱情去打工做仆人、下农田干活的妖将吗?这就是那个被凡人驱赶还不还手的大善人吗?我怎么觉得不大像啊!”

    连凌霜月都忍不住吐槽了一句:“高老爷子真是福大命大啊...”

    慕子白叹了口气,无奈道:“是我们眼拙了,他根本不是妖将,甚至不是妖王,一声吼便将无面打崩溃,这是真神级别的存在,和平天大圣是一个档次的妖兽。”

    雪千寻喃喃道:“和师父一个级别?那...那我们......”

    “赶紧的,赶紧恢复!”

    白无忧连忙道:“也别恢复太多,能跑就行,抓紧时间跑路啊,这个我们顶不住啊。”

    众人连忙沉下心神,艰难运转法力,滋养身体,修补内脏,续接筋骨。还好他们只是受了重伤,法力还没有枯寂,否则就只有在这里等死了。

    足足四个时辰,叶青峰才终于把自己的身体完全修复好,但依旧痛得要命,艰难撑起身子,就感觉自己是摔碎了又黏上的泥像,轻轻一碰又要散架一般。

    紧接着白无忧也站了起来,他体魄要比众人强大很多,此刻已经恢复的七七八八了,只是内伤依旧很严重,这不是一天两天可以修复的。

    众人陆陆续续站了起来,一个个有气无力偏偏倒倒的,相护搀扶着,慢慢朝洞口走去。

    小肥羊作为神兽受伤没众人那么重,恢复得也快,此刻有些精神,但依旧萎靡,默默跟在雪千寻身后,为她渡入着神力。

    雪千寻感动不已,摸了摸小肥羊的头,眼眶一红,差点掉出泪来。

    即使是九黎那一次,众人都没有这么惨,一瞬间全部倒下,失去战斗能力,甚至有性命之威。

    他们终于走出了洞口,朝前一看,顿时便呆住了。

    只见前方群山绿中铺红,每一座山都坍塌了不少,无数的树都断了,泥土覆盖了绿色,到处都是疮痍。

    而在洞口外五六丈之处的悬崖边,猪刚鬣就蹲在那里,双手托腮发着呆。

    他的身旁,是血淋淋的无面。

    的确是血淋淋...无面整个人都废了,全身骨头都断了,内脏全部碎了,双眼被震爆了,脸上的肌肤也裂开了,不...准确的说是整个身体的皮肤都裂开了。

    鲜血流了一地,也覆盖了他的身体,更奇迹的是...他竟然没有死。

    虽然他已经没了呼吸,虽然他肉体已经死了,但众人能感受到他的灵魂波动,他似乎正在尝试融进肉身。

    而猪刚鬣在等,谁也不知道他在等什么。

    似乎感受到众人出来了,他回头一看,吓得众人双腿一软,几乎都要栽倒在地。

    而谁知道,这猪刚鬣竟然露出了一个憨厚无比的笑容,嘿嘿笑道:“你们醒了啊!”

    这个问题当真问得很棒,叶青峰等人的情绪很复杂,但也唯有点头。

    猪刚鬣摸着自己的下巴,依旧是憨厚的笑容:“你们来我的洞府做什么?”

    这个问题,当然要演技好的人去回答。

    白无忧毫不犹豫站了出来,喘着粗气喃喃道:“我们是三界门派的弟子,这个无面是我们的死对头,我们得知他要来加害你的消息,便日夜兼程赶了过来想让你提前离开,可谁知怎么叫都叫不醒你,然后无面就赶到了。”

    白无忧说得是动情无比,眸子里又是懊恼又是叹息,继续道:“我们几人实力低微,只能并肩子排在你身前护着你,可谁知这无面实力太强大,身影一闪便把你一手提了过去。”

    “然后他便开始嘲笑我们没有拯救天下的实力,却有一颗拯救天下的心,说是他想要你活你就活,想要你死你就死,谁也拦不住。好像就是说这句话的时候,你醒了。”

    猪刚鬣挠了挠后脑勺,喃喃道:“难怪当时感觉有人在挠我痒痒,原来是你们在叫我啊,我......”

    他话说到一半,忽然脸色一喜,连忙转头朝无面看去,笑道:“你醒啦!”

    如此憨厚的笑容,让叶青峰等人毛骨悚然,这是个什么狠人啊,到底哪里来的啊。

    无面看着这张纯朴的猪脸,吓得是浑身颤抖,发出呜呜的哭声,张着嘴凄惨的怪叫着。他眼睛虽然是两个血洞什么都没有,但作为大法力者,灵魂处于复苏状态,还是可以通过法力看到外界的场景的。

    猪刚鬣愣道:“你叫什么啊,你说人话啊。”

    叶青峰和白无忧对视一眼,眼中是深深的惊恐,这是个狠人啊,真正的残忍不在于璀璨他人的身体,而在于璀璨他人的心。你看,这猪刚鬣把人害成这样,还露出一副老实人好心办了坏事儿那种略带歉意和憨厚、纯朴的笑容。而且他还默默守候着无面醒来,明明知道对方喉咙都被震破了,还要让人家说话。

    这实在太残忍了,太狠了啊。

    虽然同时受害者,但白无忧和叶青峰在惊恐之后,竟然有点想笑的冲动。

    “呜呜呜...”

    无面凄惨地叫喊着,声音虚弱无比,谁都不知道他现在是个什么心情。上一刻得意洋洋,自以为大耻将雪,大仇将报,为此还特意放了几句狠话来表达自己亢奋的心情。但下一刻,他便成了这幅样子,这种大起大落,还真不是一般人可以承受的。

    “嗨,你这个人也真是的,让你说话你咋不说呢。”

    猪刚鬣的语气很平易近人,就像请朋友吃饭朋友很拘束,而他正在劝慰一般。

    他喃喃道:“对了,你刚刚好像说,想让我死我就得死,想要我活我就得活,这个怎么解释啊?老猪我没啥文化。”

    “呜唔...”

    无面惨叫了两声。

    猪刚鬣挠了挠头,又憨厚笑道:“还有,你说这云栈洞你想来就可以来...这又是什么意思啊,这可是我亡妻留给我的遗产,你要抢啊?”

    “另外,你好像还说要把我杀了做肉,分给高老庄的乡亲们吃,是真的吗?”

    一次又一次灵魂的质问,让无面是面如死灰,眉心都冒出死气来了,似乎快被吓死了一般。

    白无忧和叶青峰双手互相扣着,一脸激动,这几个问题问的实在太好了,他们听着也爽啊,不但可以折磨无面,关键还能体现出猪刚鬣这个老实的汉子是如何让人崩溃的。

    因为经过这一时间的判断,叶青峰和白无忧发现,猪刚鬣的的确确不是那种真正的狠人,他做这些好像不是想要折磨人,而是真诚的在发问。

    他为什么要这么问呢?因为他也困惑啊,无冤无仇的,你干嘛要对我这种话?你都说出口了,你难道还不许我问么?

    什么是最气人的?最气人的不是被人伤害得这么惨,而是凶手的本意不是要把你搞得这么惨,他是莫名其妙、弄巧成拙、无意识的把你搞得这么惨,关键到最后他还没有意识到你已经很惨了,他还在问你那些无关紧要的问题。

    叶青峰和白无忧能够深刻的感受到无面此刻的内心是有多崩溃,那种憋屈足以摧毁一个人的意志啊。

    “唉,太惨了,我老白活这么大就没见过这么惨的事儿。”

    白无忧摇头叹息道:“猪大哥真是个狠人,不...真是个憨厚人,又实在,又纯朴。你看,人家至始至终都只是想问这几个问题而已,只是那一嗓子没收住。”

    雪千寻咬牙切齿道:“大笨熊,你竟然还在为他说话,要不是他我们能这样吗?”

    叶青峰无奈道:“要不是他,我们现在应该都在地狱碰头了,无面可不会手下留情。当然,搞成这样我也觉得很倒霉,但发怒有用吗?凶手就蹲在那里和无面聊天儿呢,要不咱们去拼一把?”

    雪千寻连忙摇头道:“你们当我没说好了......”

    众人对视一眼,真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该悲伤,面面相觑又不敢走,只得就地盘坐下来,继续恢复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