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小说 > 技能生成器 > 第516章 做局
    任不凡其实怀疑过,吴瑞老师的事情,是否也跟外国势力有关,因为知道自己就要回去,故意在明日之前想方设法引诱自己出来。

    不过到了店中看到里面状况,这点疑虑打消。显然是吴瑞自己误入赌博场所,结果被扣住了。

    看到校长进入店中,吴瑞脸上闪过羞愧之色,觉得没脸见人。不过看到任不凡,眼中就有希望,因为这位学弟是真正的富豪,三十万对他如同九牛一毛。怎么还钱先不考虑,至少安全离开没有问题。

    吴瑞现在很惨,衣服都被扒得差不多,穿这条内裤被几个赌徒围在里面。

    邓举见了,对其失望同时,上前与这些赌徒交涉:“我们是跟他一起的,他发信息说欠你们三十万?有没有凭证?”

    “我们这里可不讹人,全都愿赌服输!”一个看着像店老板的赌徒站出来,“这里有他亲自签字画押的欠条,不然你们可以问他自己。”

    邓举看向吴瑞,后者羞愧地低头,不敢与之对视。

    这就证明他心虚,确有此事。

    身为校长,对于这种情况邓举很是失望,回头正要跟任不凡说话,就见他好像事不关己,站在货架那边像是要买什么。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思买东西呢?邓举很是无语,赶紧对他说道:“任老师,你来一下!咱们先把这个事情解决了。”

    任不凡应了一声,转身走过来。

    “这人看着眼熟。”赌徒之中,有一人盯着任不凡疑惑说道。

    “眼熟?谁啊?”

    “想不起来......”

    显然,他可能在电视或者网络之上偶尔见过任不凡。

    邓举有些紧张,生怕任不凡被认出来,心说你今天怎么没伪装。

    就在这时,任不凡微笑对几个赌徒说道:“我到哪都有人觉得眼熟,大概跟哪个名人撞脸。咱们还是谈正事吧!”

    几个赌徒关心的还是钱的问题,因此点点头。

    “反正他输了三十万,今天要不还钱,休想走出店门!”店老板说道,“我看你们也不像本地人,这件事情闹大了了不起都去警局报道。我们几个反正是常客,无所谓的!不过你们估计旅游或者工作行程都会被耽搁,甚至造成很大的损失。最重要的是,他会在香岛留下案底。我想,这也是你们不希望发生的状况。”

    “所以,钱带来了吗?”有个赌徒站出来问道。

    邓举转头看向任不凡,希望他尽快拿出钱来,把人带走了事。

    任不凡却看着对方淡然说道:“钱我有的是,三十万不算什么。但是为这种因赌徒心理而欠下巨款的人付钱,我不乐意!”

    吴瑞闻言低头,完全不敢看他。

    邓举在边上有些着急,赶紧对任不凡说道:“现在先把人捞出去,算我问你借钱,不是吴瑞跟你借......”

    任不凡抬起右手示意校长先别说话,看向那几个赌徒。

    “不付钱的话,他就别想离开!到时候报警送进去,你们可别后悔。”

    “钱,我有的是!”任不凡扫视一眼,“你们要拿,就凭本事。”

    “什么意思?”赌徒们盯着任不凡,露出不解之色。

    “看到没有?我的卡里有一百多万!”任不凡从口袋中取出一张副卡晃了晃。他有好几张,主卡是不限额的至尊黑卡,这张属于放在身上备用,有时候拿来送礼或者让身边亲属随便买东西用的。在家时,一般都是给管家订购家用,或者让苏甜、苏暖买一些家中必需品。

    听到一百多万,店老板和其他几个赌徒眼睛都直了。

    面对他们的目光,任不凡微笑说道:“钱在这里,不过你们想要拿走,就得靠本事!”

    “你什么意思?”店老板问。

    “你们不是喜欢赌吗?”任不凡说道,“那就一场定胜负!你们赢了,这一百万全部拿走,这其中就包括他欠下的三十万赌债。你们要是输了,一分没有!我也不要你们钱,直接把人带走!能不能拿到钱,完全看你们的本事!不知道你们敢不敢?反正那三十万赌债,估计也是你们哄骗他对吧?”

    “喂!”邓举在旁边听了,很是着急,赶紧过来拉任不凡,“吴瑞赌博已经是很大的错误了,你还来?身为我们......”

    “嘘~”任不凡做了个噤声手势,低头在校长耳边窃窃私语,“我只是不想付这个冤枉钱而已,没必要!”

    “你意思是准赢?你会赌博?”邓举看他的眼光有些异样。

    “一般不玩钱,只是家里娱乐。”任不凡低声回答,“我不想为赌徒付钱,但是又要解决这件事情,也只有这样了。总之相信我就行!”

    邓举其实对他这个处理方式并不满意,吴瑞是因为赌博才被扣住,任不凡还是用赌博方式救他,作为校长当然觉得不应该。可眼下唯一能救吴瑞,避免学校因为丑闻而出现灾难的只有任不凡,只好叹了口气。

    那边几个赌徒也是低声商量,各有意见。

    有觉得三十万拿到手就可以,没必要太贪心的;有认为一百万送上门不拿,就太过愚蠢的,反正分成两帮,讨论好一阵子。

    最终还是抵不住诱惑,店老板站出来说道:“我怎么知道你卡里就有一百万?除非先让我们确定里面的钱足够!”

    “行!”任不凡点头道,“这附近有ATM吗?”

    “有,你跟我一起去确认!”店老板旁边有个瘦巴巴的男人走过来。

    “我去去就来。”任不凡转向校长。

    邓举没办法,只能在店里等待。

    过了一阵,那个瘦巴巴的男人带着任不凡回来,他的脸上满是激动之色,冲着几个同伴连连点头。

    这让店老板和其他几个赌徒都露出激动表情,在他们看来,任不凡稚气未脱,估计二十不到。这样一个小孩能有多厉害的赌术?他们虽然老千技术一般,赢这样的小鬼完全足够。

    这一百万到手,那就发大财了!大家平分还是很多呢!

    因此店老板站出来问道:“怎么赌?”

    “我刚说过了,一场定胜负!”任不凡耸肩,“至于赌什么,你们说了算!”

    “梭哈会吗?”店老板问道。

    “没玩过,电视里都是经常看见。”任不凡回答,“大概规则还是了解的。”

    “那你敢来吗?”听到这话,店老板更是兴奋。连玩都没玩过,只是电视中看到别人玩,那就是菜鸟中的菜鸟啊!或许连千术都不用,直接就能赢他。

    “不可以!”吴瑞听到这话顿时急了,“我刚才就是跟他们玩梭哈,就前面赢了两把,后面基本都输!”

    任不凡看他一眼,没有说话。

    邓举闻言也有些担心,小声对任不凡说道:“要不算了吧?你还是借我钱,咱们把三十万给人直接带走吴老师......”

    “怎么,你怕了?”店老板用挑衅的目光打量任不凡。

    任不凡微微摇头:“我不知道怕字怎么写!”

    “那就来啊!”店老板走到内屋赌桌前,一把抓起桌上的扑克牌,以熟练手法交叉洗牌,“我做庄!一对一!”

    “行!”任不凡双手插在裤袋之中,走到赌桌前与店老板相对而立,“发牌!”

    邓举心说事情怎么发展成这样?这下麻烦大了!

    可是现在也只能祈祷任不凡运气好,可以赢了对方。虽然输赢都能把人带走,可是让他输掉一百万,事情就更严重!

    一百万不是小数目,还是自己把他拉过来的。

    吴瑞也很紧张,可是被赌徒控制着过不来,只能在边上盯着赌桌,希望任不凡能赢。

    店老板洗好牌,笑眯眯看着任不凡:“开始?”

    “嗯!”

    见他点头,店老板快速发牌,熟练地将两张暗牌丢出,然后各自丢了一张翻开的明牌,随意秒一眼后笑道:“红桃J说话!”

    任不凡仰着的是红桃J,店老板是张黑桃8。

    “发牌!”任不凡淡然说道。

    店老板唰唰丢出两张牌,任不凡这边是方块9,店老板是一张方块8:“方块9说话!”

    “继续!”任不凡点头。

    店老板继续发牌,他的手法任不凡都看在眼中,明显不是按照顺序发出来的,别人看不清楚,却逃不过任不凡的双眼。不过他并没有说话,只是淡然看着。

    这次任不凡的又是一张黑桃J,凑成对。

    店老板则是一张黑桃6:“黑桃J说话!”

    “发牌!”任不凡打个响指。

    店老板再度丢出两张明牌,任不凡的还是一张J,方块的,店老板自己则是一张8,红桃的:“三条八对三条J,你的运气不错啊!怎么样,有没有兴趣加赌注?”

    “加赌注?”任不凡微笑看他。

    “没错!看来你的赢面很大,若是加注,赢了人带走,我这边还得加倍付你钱呢!”店老板其实根本没有那么多钱,这个牌也是他做出来故意钓任不凡的。因为他自己底牌还是一张8,而任不凡的则是最小的3。

    四条8对三条J,店老板稳赢。

    对方可以轻松拿出一百万,一点都不在乎,肯定有的是钱。既然要来一场,能多赢些那是最好的。

    对方的心思,任不凡看得一清二楚,嘴角微微翘起:“加注啊?你的意思是再加一百万,我输了就是给你两百万,你输了给我一百万,而且我可以把人带走?”

    “我输了是给你两百万!”店老板话是这么说,心里认定根本输不了,自己做的牌,百分之百能赢。所以有没有两百万都无所谓!

    “别加了,开牌就走吧!”邓举感觉不对,轻声在任不凡耳边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