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小说 > 城隍 > 第十五章 劣根废
    ......

    端着茶汤的孟婆终是寻到了那个男人。

    那个曾经高高在上的阴天子,那个战无不胜的姬宫湦,那个励精图治的幽王!

    可谁想,这个男人此刻竟宛如土狗般匍匐在地!

    他真的好像一条狗啊~

    “参见申后~”秦广王起身作揖。

    孟婆没有理会,只是死死盯着地上的阴天子。

    责骂?怨恨?羞辱?

    孟婆摇了摇头:她只剩心疼!

    “孟婆来了啊~”阴天子咧嘴一笑,齿间血舞金灿灿。

    “大王,是申后来了!”

    “......”

    原来,这条幽王,最后还是被申后捡了起来。尽管......褒姒已经不要了,尽管......是在腌臜堆看到~

    “申后,放过范无救好吗?”

    “......”孟婆默了一瞬,将手中茶汤强行灌入男人嘴中:“好!”

    千金明珠进深宫,鼎力相助登王位。

    喜得褒姒欲废后,村姑田妇弃渠沟。

    为博美人燃烽火,一骑红尘覆西周。

    犬戎镐京杀幽王,申后骊山誓殉情。

    至死追随踏阴间,千年霸业重头来。

    为情修法先天体,巾帼从军不让眉。

    幽冥山中伊人姿,六千守卒一人敌。

    金戈铁马战四方,悍不畏死急先锋。

    决战在即珍宝斋,贱命拼死铺基石。

    万人拥护姬宫湦,独舔伤口城隍申。

    大局已定再封后,废黜之刺已入骨。

    日复一日熬茶汤,奈何桥前弃容颜。

    千年光阴弹指过,阴帅无常出世间。

    一念万狱皆是破,赫赫江山瞬崩塌。

    老妪持汤出阴间,腌臜之地捡天子。

    生来便愿当副车,遇汝之后甘城隍!

    ......

    燃传说先天体,迫凡躯比肩上古神明!

    “天呐!月老透支了自己的生命精元!”

    “他可是先天之体啊!”

    “疯了!月老疯了,竟然将传说中的先天之体都燃了?!”

    “......”

    望着身体迅速干瘪下去的白发男人,众仙家心头没来由一阵惶恐。

    红日失色,冷月匍匐,白发老叟嘴角溢出一丝鲜血,缓步踏于皓月之上。

    蔑三界万物如蝼蚁,藐六道生灵为刍狗,直话灭世魔物,肩比上古神明!

    深山证道千年,化羽飞升。相思树下等风,为情所困。天门怒燃精元,拦仙下凡。皓月之上怒目,护你周全。

    我曾踏月而来,只因你在山中。

    我曾惊鸿一瞥,只因你碗缠线。

    我曾三华全乱,只因触你废灵。

    我曾更名月老,只因你唤孟婆。

    我曾翻遍古简,只因寻你蛛丝。

    我曾饮汤过百,只因思你成疾。

    我曾静待其鸣,只因喜你惶恐。

    我曾终日品酒,只因入你膏肓。

    我曾一夜白头,只因你要相别。

    我曾燃尽精元,只因你未改靥。

    我曾腰栓红线,只因你持茶汤。

    我曾当关天门,只因你在人间!

    那日的天界,百名上仙,十万天兵驻足。有一皓月携斩日之势,冷芒耀射天宫,杀便灵霄威风!

    南天门前的那道浅浅印痕,宛如鸿沟天堑般不可逾越。

    神明在这头,婆子在那头......

    “越界者......”白发老叟咧嘴一顿声:“死!”

    那天孟婆在人间杀昏了头,除了阴天子外谁都认不出来啦!

    而老子就在南天门拼命挡着整座天庭!

    哈哈~老子呀。

    老子是初见便用红线缠她碗的自大夜郎,老子是多年覥着脸冲她死缠烂打的泼皮,老子是喝了几百碗茶汤一个大子没给她的无赖,老子是相别时红着眼说要放下的腌臜仙人,老子是后来为她一夜白了头的情种,老子是这段感情里咧着嘴成全她的败狗......

    “老子是他的男人啊!”

    ......

    后来,阴间十八层炼狱重建,申后唤醒姬宫湦将人间亿万恶鬼依数缉回。阴阳镜重回珍宝斋顶层,破损的金甲战衣自也是又回到了帝辛身上。

    至始至终,天界也没降下过一兵一卒,正南方向的天空异常平静。甚至......平静得有些可怕!

    “哼!简直是胡闹!”

    感受到南天门前那道强大身影已经开始衰竭,玉皇大帝掐着时辰行了出来。

    “参见玉帝~”

    “参见玉帝~”

    “......”

    身着九章法服,头戴十二行珠冠冕旒,脚踏流光溢彩,周身金碧辉煌!在场众仙人纷纷作揖。而遥看对面之人却截然相反:面容苍老,半跪于月,威势渐衰,孑然伶仃。

    “大胆月老,还不束手就擒!”

    玉帝面色冷清,点手挥出,道道圣洁之芒瞬射而出。

    轰~轰~轰~

    圣洁之芒无穷尽,不断轰撞在月老的红线结界之上。

    啪~啪~啪~

    嘴角开始滴落鲜血,那道苍老身影愈发变得佝偻。

    撞击声响起四十九下,脚下鲜血共计四十九滴......月色淡了......

    待第四十九道撞击声响歇去,早已是强弩之末的月老猛然喷出一大口鲜血,万根红线骤然断裂!

    “婆子......老子只能帮你到这儿了......”

    玉帝见状,踏地而起,行出南天门,开始透过天镜窥视凡间:繁华落尽,满目疮痍,可却不见有一只恶鬼行凶!

    日薄西山,他长叹口气:“看来姬宫湦已是重整阴间......此去降兵为时已晚啊!”

    大壮天界之威,顺势攻入阴间!如此千载难逢的机会便硬生生被错过了!

    “哼!”想到此,玉帝扭头冲着身旁龙钟月老冷哼一声:“自你飞升至今,足两千于年,可却仍是劣性难退,视天条为无物!今日,朕便让你后悔!”

    脚下皓月顿消,月老终是宛如死狗般惶惶在地。

    玉帝单手将其提起,一把甩在了南天门内众仙人脚下,随后朗声道:“人间已无恶鬼作恶,上古神明万佑三界!”

    “万佑三界!万佑三界~”

    “万佑三界!万佑三界~”

    众仙人与天兵的跪拜声劈天响起,皆是面露喜色。唯独正真有资格知晓其中内幕的上仙们一脸忧忡,他们深知此刻玉帝虽面色无恙,可怕心中早已是大怒雷霆!

    略带同情地瞥了眼脚下月老,随后开始静静等待着重要下文。

    果然,跪拜声落下片刻后,玉帝如期了开口:“月老本性顽劣,屡次视天条为无物,今日又差点酿成人间被覆的大祸,但念为凡人上仙,证道不易。故朕决定只将其劣根废去,并于天界禁足加至万年!尔等可有异议?”

    废其劣根?众仙人闻言心头一突,看来此次月老真的已是触到了底线,要知道虽只是六根之中最下等的劣性根,可一个人若是没有了它,还算是完整的吗?

    不用想,一个没了劣性根的仙人以后能有什么作为?就每天只知道唯唯诺诺,低三下四,除了混吃等死好像再也没有什么别的会向他招手了。

    月老燃烧先天之体是毁了自己的道潜,而玉帝废去他的劣根便是毁了他的道心!

    以凡人之躯赴深山千年飞升的月老道心何其之坚,若只是道潜耗尽无非也就是实力懈滞,难以更进一步。可若是失去道心,其实力必定大退......怕就倒时连上仙之位都会不保啊!

    没了上仙名号,若今后万一再生别事......呵呵~真是好一手钝刀子割肉!

    但众仙人即是心中如此之想,可嘴上却没有丝毫迟疑。妹的,又不是要废自己的劣根怕个甚?

    “玉帝英明~”

    “吾等附议~”

    “......”

    玉帝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望向地上瘫倒的月老,突悍然出手!二指直刺其眉心!

    “啊——”

    地上的白发老叟当即发出了不似人声的哀嚎,那道无比苍老的身影捂着眉心弓成了一蜷!

    见状,众仙一阵唏嘘。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