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小说 > 城隍 > 第二十七章 母仪天下
    ......

    “锁神兽斩金仙,丧棒出败神魔。吾等恭迎鬼帝降世!”

    “锁神兽斩金仙,丧棒出败神魔!”

    “吾等恭迎鬼帝大驾~”

    “......”

    左手拎丧棒,右臂挎酒壶。女鬼所到之处,跪拜声不断响起。

    “真是找死!”

    望着前方飘忽不定的黑白身影,她眸间射出瘆人血光:“范无救你到底要带着小结巴逃到哪里!”

    “你给我站住!”

    “......”

    黑衣裹白衣,脚踏法宝阴阳镜,一路飞驰,速度竟是不差身后罗刹半分。

    墨发掩面,身如玉树。范无救牙关紧咬,对身后女鬼所言不为所动,只是拼命往阴阳镜中灌输法力。

    “小黑,有我在,姐姐不会拿你怎样的~”谢必安嘴唇轻抿,顿了顿声:“求你了小黑,别逃了~”

    “停下来吧~”

    “可她会把你抢走的!”范无救嗓音有些沙哑。

    闻言,白衣到了嘴边的话骤然停滞:“我......”

    一个是青梅竹马的好兄弟,一个是自己欢喜的心上人。对于此事,谢必安真的是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此梦一生,此生一梦,只此一生,一生所爱。

    其实,究竟要带着谢必安去哪儿,就连范无救自己都不知道。脚下阴阳镜无时无刻不在消耗法力,他也想停下来歇息一下,可身后女鬼穷追不舍,偏要夺怀中白衣!

    凭借法宝阴阳镜是否能与之一战?

    范无救摇了摇头,他不敢赌......输不起的!

    感受着怀中白衣体温,黑衣嘴角露出淡淡微笑。

    也罢,就这样一直逃吧,反正偌大人间够的广阔,一直逃到法力耗尽.....一直逃到燃烧精元......一直逃到生命枯竭......

    如此,也算是与白衣温存一生了吧!

    叮~

    一道极其细微的空间震荡声响起,急行中的范无救心头一突,面前竟是出现了无数法力匹练!

    “闯!”紧搂怀中白衣,他瞬间便做出决定,神情无比坚定。

    呵呵~别说面前的一道道法力匹练了,哪怕是刀山火海又怎样?为了怀中的谢必安,范无救都敢闯!

    正如那年为其闯遍人间鬼域无异,没有丝毫地犹豫,他紧握手中索魂链,不带有一丝感情的破空声正疯狂灌入耳中。

    阴间有差范无救,一夜可缉百域鬼!

    “砰~!”

    巨大的撞击声响起,范无救如今虽早已不再是当年的鬼差,可面前道道匹练也自是不同于那人间的鬼域。

    喉咙一口甘甜涌出,范无救不可控地向后倒飞出去,怀间白衣死死攥住他衣袖,拼命将下坠速度减缓。

    操控阴阳镜飞行多时,体内法力早已告罄,如今再与匹练相撞,范无救的脸色已不仅仅是惨白!

    当然,还没死也不过是因为那匹练中无丁点杀意罢了。只单单一撞!

    “咯咯~”身后女鬼如影随形,指尖利爪早已探出许久:“范无救,你不是很能跑么?”

    “姐姐,别伤害小黑。”白衣怀抱黑衣,卸去反震后终是落地。

    “小结巴,这件事你别掺和!”

    女鬼抬手荡出一道柔和紫气,将谢必安强行推到一旁。

    “姐姐!”

    谢必安攒出浑身法力,可却仍是距黑衣愈来愈远。堂堂阴帅白无常,竟是无法与此刻女鬼随手之力相角。

    “姑奶奶的小结巴,也是你这等腌臜能抢的?”

    无尽杀意迸发,女鬼浑身紫光烁动,这一击,她定要面前黑衣魂飞魄散!

    “姐姐!”

    “不要啊——”

    “......”

    角落白衣疯狂嘶吼,可红了眼的女鬼哪里会听。

    冲天戾气扑面而来,上古蛮荒凶狠锁喉。范无救面无惧色,只是偷瞄一眼角落里正为自己痛哭流涕的谢必安。

    “若有来世,幸再相遇,定与卿永生相厮,汝切勿忘吾!”

    烽火台上,褒姒回眸一笑:“大王,那人是谁?”

    “哈哈~美人,那是陈国的陈侯~”

    ......

    “嘻嘻,陈国妫姓陈氏名白。当然嫌麻烦可以叫我小白,你呢?”

    白衣少年灿烂一笑,眸间无比澄澈。

    “褒国姒姓......无氏无名......”

    ......

    女鬼利爪已是无限接近,黑衣一脸恬静。其实,他从来都不关心男人是否坐拥江山,只眷恋那二人的两小无猜。

    “放肆!”

    而就在其濒死之际,突有一声娇斥自上空传来。

    远处道道匹练瞬至身前,与女鬼利爪狠狠相触!

    蹬~蹬蹬!

    女鬼急速后退而去,难以置信地望向天空:

    一袭华服,雍容尔雅。有女子徐徐落地,周身百道匹练环绕。

    “你是何人!”女鬼如临大敌,举起手中哭丧棒。

    “本宫乃西周申后。”华服女子面无表情。

    “申后?”

    地上黑衣猛然睁开眼眸,记忆中的身影赫然现世:“......申后。”

    “你要阻本姑奶奶杀范无救吗?”

    “范无救乃阴间司职黑无常,怎是你可随意打杀?”

    “那意思是,你偏要管此事了?”

    女鬼手中的哭丧棒已是银光大作。

    对此,华服女子不屑地冷哼一声,随手便甩出一道匹练:“哼!借助外力强提境界,上古鬼帝岂是你这般能耐?不过徒有其表罢了!”

    “什么!”女鬼瞳孔微张,她竟是根本无法捕捉这道匹练射来踪迹。

    慌忙举起哭丧棒想要挡下这一击,但可惜......也只是想要。

    白衣腰间一松,身前紫气猛然消散。

    “求申后放过姐姐~”

    “姐姐也是阴间司职,她是无常婆~不是恶鬼!”

    “求申后放过姐姐~”

    “......”

    谢必安飞速奔来,将倒地女鬼护在身后,面露惶恐。

    “放过姐姐吧......”

    华服女子默了一瞬匹练收回,清越开口道:“先回阴间。”

    ......

    步及黄泉路,踏上奈何桥;又见忘川河,相聚忘乡台;颤刻三生石,一碗孟婆汤;前世未厮守,今生亦无缘!

    瞥了一眼身后的黑白无常与女鬼,随后再次抬头望向正南天空,申后不经意地叹了口气:

    “问世间情为何物?”

    ......

    后来,阴间十八层炼狱重建,申后唤醒姬宫湦将人间亿万恶鬼依数缉回。阴阳镜重回珍宝斋顶层,破损的金甲战衣自也是又回到了那神秘黑袍人身上。

    事了,申后还是孟婆,还是那个日复一日熬着茶汤的老妪。

    而姬宫湦也还是那个高高在上的阴天子,那个不曾认识褒姒的帝王。

    至于范无救嘛,他为了能与谢必安长久在一起,心甘情愿地喝下了孟婆汤。

    往后,二人形影不离,白在前,黑在后,七爷勾阳魄,八爷勾阴魄。

    “嗡~”

    哦差点忘了,谢必安手中的哭丧棒内还有一女鬼......女鬼驱鬼回炼狱有大功,所以她仍是无常婆。这也就解释了为何后世记载中,七爷有无常婆,而八爷没有。

    一切回归平静,阴间众司职依然是人间凡人所熟悉的那般模样:不苟言笑,高高在上,遥不可及。好似他们生下来便是如此。

    ......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其实,我根本没有世人所想的那般遥远,我有偏激,有爱恨,有软肋......也有爱的那个他。

    无需一声令下,我早已视其为神明,因为我爱他,所以甘愿俯首称臣。

    如果可以重来,我还是会为他疯狂,就像当年那样......有些心动,从一开始就覆水难收!

    (本篇完)

    嗯......故事到这儿,阴间无常篇就结束了。一篇好的文章,应当是作者写三分,读者想七分。三分现我已写尽,那你又想到了几分呢?

    接下来,就该为你们讲述天界月老篇了。放心,森森我这边会尽量每天多更一些。码字不易,希望你们能多支持一下森森,能来的尽量来17K小说网看下正版,这边书评我都有看,有时候一些粉丝不经意的一句话,真的会令我心暖好久。

    好,废话不多说,那个男人来了,那个自称老子的男人来了......哦老天~他也的确很令我着迷啊~

    答应你们的纸质版快有了。读者Q群:1662916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