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小说 > 宠妻成狂:闪婚总裁太霸道 > 第2128章 龙少篇,约定彼此不放手
    刹那间,慕容云裳反倒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但内心却还是被一股甜蜜的暖流冲击着,说不出的开心:“上去吧!”

    下了车,两个人也是自然的牵手,头微微倾向他,慕容云裳满目的笑意,说着话,她的情绪却突然落寞了下来:“小曦虽然是我的弟弟,但这些年我真也差不多是把他当亲生儿子在养了,我们一直相依为命,没想到他的亲生父亲还能找来……我该把曦曦还给他吗?”

    为什么一想到这里,她心里就空落落地?

    虽然自从有了衡儿,她的感情也发生了些变化,但毕竟是自己一手养起来的,对慕容曦,她一直也兼顾着这份感情,努力不让自己偏颇甚至怕他敏感想歪,好不容易现在越来越好了,没想到他的亲生父亲会冒出来,而且还真是个很有才华的人!“这件事不要强求,还是顺其自然吧!但不管怎么决定,我都会尊重你,我相信都不会改变你跟孩子的感情的!”

    一个孩子,龙驭逡倒没怎么放在心上,但眼前的情况,的确也有些复杂,他倒不是怕养不起这么个孩子,但说句心里话,亲疏、亲情与血缘父子还是有些区别的,就像是叶灵之余他们家,大约也是一样的吧,再亲,有些事上有时候难免还是会觉得隔了一层,如同她成年之后的搬出龙家,如同她未婚先孕,身上发生了那么多事儿,不到最后的关头都没有跟他开过一句口,除了有自己的主意大约也是有些顾忌跟敏感的吧!原生家庭的影响终归是会跟随着每个孩子一生的!如同他,亦然,也不能避免!其实一直以来,他对婚姻既渴望又害怕,既自负又自卑,有时候甚至会纠结犹豫到不像是他,他总梦想自己做个好父亲,一家和乐融融,却又怕自己会遗传到父亲的专情跟寡情,最后让自己的孩子跟自己一样对父亲的感情最后只剩下了近乎一个称呼,他怕自己会变成这样,所以对婚姻对女人其实一直都很矛盾。

    但这一刻,他却又颇感欣慰,因为眼前的女人是他想要的、想娶的,这一刻,他没有丝毫的勉强,与她有个孩子,他甚为欣喜,跟当年父母的结合完全不同!视线交汇,不自觉地,他就攥紧了她的小手:不管母亲接不接受她,不管龙家人如何意见,她都是他认定的人,他绝对不会犯跟父亲一样的错误,除了她,他谁也不会娶,谁也不要!哪怕龙氏重蹈覆辙,他可以终身不娶,可以不接她入龙家门庭,这是他身为龙家子孙的责任,但绝对不会娶、不会碰她之外的任何女人,这是他身为一个男人、一个丈夫、一个父亲必须对她跟孩子负的责任,他可能会委屈她,但绝对不会辜负她!“嗯,曦曦也越来越大、越来越懂事了!我想慢慢地将事情渗透给他,最后让他自己决定,当然也要看他父亲的意思,不过,这个父亲是不是父亲,现在还不好说!”

    怎么地,也得验证过再说!哪怕是名人,她也不能由着人说是就是!“我以前倒也听我母亲提过一两句,说是曦曦的父亲是个很有才华的艺术家,只是暂时不得志、无人欣赏,但我每次听到她这番说辞就很嗤之以鼻,不愿意再听,我觉得我母亲就是太天真了才会被人骗,一辈子感情不顺遂,哪怕她身处夜总会,见惯了人性冷暖,却总对爱情保留着那么一丝天真与梦幻,之前关于我的身世我就觉得她受过很深的伤害或者欺骗,所以后来知道有曦曦她还要生下来再婚的时候,我也不知道当时是高兴或是失落,我总觉得我连唯一的母亲都要失去了,也曾气愤地想过她又犯老毛病被骗了,也曾想或许这一次不一样,她找到自己的幸福了我不该悲观甚至恶毒地去诅咒……我也说不清楚,当时什么念头都有过!”

    可那个时候有韩伟辰,她觉得自己也会有幸福,虽然期间有阻挠有困难,但也就那样得过且过了。

    顿了顿,没提这茬,她才继续道:“没想到人算不如天算,我以为一切最美满美好的时候却从天堂跌进了谷底——”她母亲的重疾,未成年的弟弟,家里的突变跟最后跟韩伟辰的变故让她的人生都彻底逆转了,这些年带着个颇受争议的弟弟,她不是不辛苦,不是没哭过,可没有了母亲,感情也是危机半吊着,这个弟弟也成了她最后的寄托跟安慰,再荆棘也有适应的时候,流着血流着泪她也熬过来了,也不过几年的时间,而今的一切,也全然出乎她的意料,却也不能不说风雨后的这道彩虹也很美,甚至更美,何尝不是另一种圆满?

    带着残缺,有着遗憾,却也是圆满!止步,望着他,慕容云裳嫣然一笑:“置之死地而后生,我觉得我的人生反弹到了巅峰,就是不知道下面等待我的是不是又是一个谷底?”

    黯淡的情绪刚一闪现,一个温暖的怀抱像是刺目的阳光已经将之驱散:“当然不是!就算是,这次也有我挡在你前面,跟你一起承担!慕容,以后的路,不管是锦绣的康庄大道还是泥泞的雨潭沼泽,不管是享受还是承受,任何情况,我们都不要再放开彼此的手好吗?

    我相信,有我跟你一起,就没有什么过不去的,只要我们不放手,就没有什么人、什么事能将我们分开!”

    “好!”

    小脑袋窝在他胸前撒娇地蹭了蹭,慕容云裳的脸上展现了最美的画卷,少有的轻松舒意:“那我们上去吧!”

    随后两人携手一起上了楼,走后静谧的半程,两个人却走的甜蜜非常,进了屋,龙驭逡的呼吸整个都禀了起来,慕容云裳去安排的功夫,他就整个呆站在门口,一动未动,最后还是慕容云裳出来拉的他。

    床畔,一张静谧酣睡、带着熟悉的白胖小脸进入视野,他的世界仿佛瞬间就安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