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小说 > 亿万暖婚之夫人甜又拽 > 112 反正有保险
    盛雀歌想起自己前段时间看到的新闻,问夏艺:“你呆过的孤儿院,是不是快拆了?”

    “嗯,快了,不过已经找了新的地址,到时候他们就能搬进去。”

    要说夏艺有家的话,也就是曾经呆过的孤儿院了。

    虽说当年她最喜欢的院长已经因为患病去世,后来在孤儿院做义工的人都是她陌生的,但那个地方始终是她成长的家。

    这几年,夏艺也将赚来的所有钱都给了孤儿院,自己身上并没有留多少。

    盛雀歌有些时候也想劝她,偶尔也该为自己考虑,她给予孤儿院的已经够多了。

    但转念一想,她没有体会过夏艺的生活,所以无法感受到夏艺对孤儿院的情怀,因此这些想法也都只是在脑海里过了一遍,从来没有说出来过。

    如果这些事情对夏艺来说是值得开心的,那她做什么,盛雀歌也都会支持。

    她们聊了一会儿,吃过饭就各自分开了。

    贺予朝刚刚在电话里幽幽说:“我还没有吃晚饭,你什么时候回来?”

    盛雀歌立马心虚,只想赶紧回去陪着他。

    而夏艺去往地铁站的途中,加上了仇少爷的微信。

    她的申请备注是“仇总,您对投身于我国伟大的慈善事业感兴趣么?”

    她申请完了才觉得,自己这样说不定会被当做是......江湖骗子。

    说不定人家直接就给她拉黑了。

    然而,仇宴辛通过申请的速度很快。

    “可以考虑一下。”

    他发来了消息。

    嚯......这是有戏?

    夏艺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她已经偷偷调查过仇少爷了,知道对方若是愿意参股,肯定也是个......狗大户。

    不过谈生意嘛,也不用那么明显,一切都可以婉转些。

    所以夏艺并没有着急说主题,而是问:“如果您有时间的话,我请你吃顿饭?咱们可以坐下来慢慢聊。”

    “可以。”

    夏艺想,这位仇少爷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难应付嘛?

    她突然觉得盛雀歌一定是太大惊小怪了!

    和仇宴辛联系上,夏艺又有了奔头,她上回去到某个边陲小镇,那里的条件太艰苦了,她始终在想应该怎样去改变一下那里人们的生存环境,所以现在也不只是在找慈善投资,而是有更多的打算。

    刚要刷二维码进地铁闸口,夏艺又收到了仇少爷的消息:“有驾照么?”

    “有,怎么了?”

    “你在哪儿?”

    夏艺报上了地点。

    “如果你不嫌麻烦的话,可以来接我,正好我们谈一谈你说的投资,我喝了酒,不能开车。”

    所谓酒过三巡最好谈合作,夏艺心上一计,这不正好?省得她再想办法让人多喝点儿。

    这种好机会,她自然不想要错过了,于是立即答应下来。

    不过嘛,夏艺是个穷人,也舍不得花钱,干脆进了闸口,坐着地铁去了仇宴辛说的地方。

    她出了地铁之后发现还要走上一截路,于是在路边扫了辆共享单车,又吭哧吭哧骑了过去。

    但等她到了目的地,却是有些懵了。

    这是在哪儿呐?

    夏艺只看到这里是在一条胡同里,根本没找到任何餐厅或者吃饭的地方。

    而且在她面前还有个什么王府,看着就门禁森严,感觉像是个景点,但又不完全像。

    正纳闷着,夏艺就看到那王府的大门打开了。

    紧接着,有车子从里面开出来,前头的标志夏艺还是认得的,上千万的车子在夜色里,透露着让人不敢招惹的气质。

    那当然了,谁没事敢去招惹那种车啊?随便什么地方碰一下,修理费就得百万......

    这时候,里面的侍者也出来了,夏艺终于发现,这地方,大概就是她要找到的目的地。

    夏艺盯着这大门看了很久,那边的侍者也注意到了她。

    这里的侍者各个都是训练有素的,见路灯下的夏艺面色有异,便走了过来问:“这位女士,您这是要去什么地方?是不是迷路了?我们对这块比较熟,可以给您指路。”

    夏艺有些为难道:“我大概......”

    “嗯?您要说什么?”

    “我大概要找的就是你这里。”

    侍者也有些吃惊:“女士,您确认吗?”

    以前御膳斋还是有门脸儿的,但是这两年因为时局变化,不想过于高调惹人注目,于是干脆连门脸儿都撤掉了,又把原本王府的牌子给挂上,所以当夏艺说出这话时,侍者是有些意想不到的。

    毕竟她这样子也真的不像是......能来得起这里的人。

    侍者的眼神不动声色从夏艺骑着的共享单车上掠过,笑容不变:“您确定么?您知道我们这里,是什么地方么?”

    人均消费五位数往上的地方,确实不是随便什么人都可以来得起的。

    还好夏艺这个人吧,典型的脸皮厚,虽然看出来侍者的态度是有些瞧不起自己的,但也还能保持面色的平静。

    “我不知道啊,但我确实是要来这里。”

    夏艺看了眼仇宴辛发来的地点和名字,说:“是御膳斋对吧?”

    侍者又更惊讶了一些。

    现在已经没有招牌了,所以夏艺能够准确说出这里的名字,自然是知道些什么的人。

    侍者的表情也随之变化,重视了起来:“您是有约么,是来找哪位的?”

    “我去天干包厢找人。”

    这下,侍者的态度不重视都不行了。

    她立即说:“抱歉怠慢了您,请您跟我进来,这个......这个车需要我们帮您停好么?”

    “......我顺手就行。”

    说着,夏艺就把车子给锁上了。

    气氛顿时有些尴尬。

    好在他们这些人都能做到面不改色,于是也都没有表现出异常。

    夏艺跟着侍者进到了这个曾经的王府里,里面很多东西都还保留着岁月的痕迹,古典韵味十足,亭台楼榭一应俱全,让人恍惚觉得穿越到了几百年之前。

    她第一次知道还有这种地方,努力不让自己到处乱看,安静跟着走到了一处单独的二层小楼。

    “包厢在楼上,我会帮您通知一声。”

    没多久,夏艺就得到了允许,上楼了。

    侍者为她打开门,就像是打开了一个截然不同的世界。

    夏艺看见了坐在窗边的仇少爷,男人懒洋洋摆弄着一副棋盘,听到动静转过头来,温柔五官里带了些笑意。

    “你来了也没有提前说一声,我该去接你才是。”

    他声音好听似大提琴,又如泉水流动。

    夏艺耸肩:“你不是喝了酒么,我以为你都快喝醉了。”

    快喝醉了才好呢,这样的状态谈生意一般都事半功倍......

    “原来如此。”仇宴辛点点头,问她,“你吃过东西没有?”

    “吃过了。”

    这包厢里还有别人,夏艺一个不认识。

    她没去看那些人,也忽略掉那些人的眼神,直接问仇宴辛:“你现在就要走么?我送你?”

    “嗯,走吧。”

    仇宴辛站起身,也没有同他人道别,直接带着夏艺就这么离开了。

    她也没去问他为什么,跟在旁边说:“虽然我有驾照也会开车,但你的车是不是也很贵?要不然你还是找个专业代驾吧,我怕把车给你蹭了刮了,我可赔不起。”

    仇宴辛的嘴角似乎勾起了细小的弧度:“既然有这个担心,你怎么之前还答应我?”

    “我也是突然才想起来。”

    其实都是刚才那辆劳斯莱斯的锅,让她有些心虚了。

    “不碍事,有保险。”

    夏艺:“??”

    这个理由,好像也能说得通?

    “刚刚……您说答应考虑入股的事儿,考虑的怎么样了?”

    夏艺趁热打铁,准备礼貌性的先试探试探。

    仇晏辛看着她。

    今晚月色很好,灯光昏沉,照在夏艺的脸上,明明暗暗。

    ------题外话------

    夏同学……雀儿真不是小题大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