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小说 > 最佳赘婿 > 第一千二百零四章聂员之死
    清华嘉园,这便是周夏蝶现在租住的地方。

    一间三室一厅的房子,打扫的干干净净,周夏蝶甚至还在这间房子里养了两只猫一只狗。

    当刘志成来到这里的时候,在房间内看了一圈,叹了口气说道:“在国外没少吃苦吧,本来一个脾气暴躁,不干家务的千金大小姐,现在不仅把家里收拾的这么干净,还能忍受得住委屈,而且还学会做饭了,不错,最起码会做饭这一点,就比你姐强。”

    和周夏菲结婚这么多年来,刘志成很少看见周夏菲下厨做饭,当然了,这或许和周夏菲工作忙有关系。

    “姐夫,你准备怎么处置他?”

    周夏蝶看着一眼蜷缩在角落里的聂员,对着刘志成询问道,直到现在,周夏蝶心里还是放心不下聂员。

    “他,你想怎么处置,是杀了,还是打断腿让他下半辈子永远站不起来,你说了算。”

    刘志成懒得去看聂员,但是聂员必须要受到惩罚,这是肯定的。

    周夏蝶有些不忍心的朝着聂员看了一眼,聂员看到周夏蝶的表情后,苦着来到了周夏蝶身边,对着周夏蝶哭泣道:“小蝶,你就饶了我这一回吧,以后我一定会对你一心一意,绝对不会在背叛你了,你就宽恕我这一次吧!”

    说实话,周夏蝶很想和聂员在一起,因为聂员是周夏蝶真心实意爱过的第一个男人,可是周夏蝶也十分清楚,自己绝不可能和聂员在一起的,不单是自己姐姐不同意,自己姐夫也不同意的。

    在周家,自己姐夫已经可以一言九鼎了,只要自己姐夫说过的或是同意的事情,几乎不可更改,不论是自己家人还是自己家的亲戚,自己姐夫说什么,他们就听什么。

    最近这段时间,周家的人,在大汉集团后面,没少赚钱,所以周家那些人,不管是谁,见了刘志成,就像是见了族长一样,恭敬客气的很。

    聂员的丑态,刘志成可是真真切切的看到了,所以周夏蝶也十分清楚,自己绝对不可能和聂员在一起的。

    “你还想和小蝶继续,你真的以为我不敢杀你吗?”

    刘志成看着聂员,冷冷的说道,真的,刘志成此刻是真的动了杀心。

    或许杀一个普通人,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普通人和古武者不一样,那些连身份证都没有古武者,死了也就死了,没有人会在乎,但是在现代社会杀一个普通人,一定会受到法律的制裁。

    看到刘志成的样子,聂员吓得一哆嗦,赶紧回到了角落,抱着脑袋不说话了,聂员心里清楚,刘志成弄死自己,实在是太容易了。

    “姐夫,放他走吧,只要你放他走,我就听你和我姐的安排。”

    周夏蝶最终还是妥协了,为了一个男人妥协了。

    刘志成叹了口气,对着周夏蝶说道:“好,我放他走,你今晚回杭城,先回家,好好休息几天,等我和你姐有空了再去你家找你。”

    身为大汉集团老板的小姨子,周夏蝶就算是一辈子什么事情都不干,她也会衣食无忧,但是也不知道周夏蝶在国外学了些什么,回国后便要强的很,今天要不是为了聂员,周夏蝶绝对不会妥协的。

    “滚吧!以后别让我在看到你。”

    刘志成冲着聂员挥了挥手,然后说道。

    听到刘志成这话后,聂员简直就是大喜过望,他没想到自己竟然还可以活下来,顿时连滚带爬的跑到门口,拉开门逃了出去。

    “告诉孙正阳,就说聂员活着从我这走了,至于他会怎么做,就要看他的意思了。”

    刘志成说这话的时候,并没有避讳周夏蝶。

    自己放了聂员一马,但是孙正阳会不会放过聂员,这就不得而知了。

    很快,张浩便把聂员从自己这里离开的消息,告诉了孙正阳,孙正阳在电话里表示了感谢后,便挂断了电话。

    既然聂员敢给自己戴绿帽子,那么自己就一定要他死,这是孙正阳此刻心里所想的。

    “去给我把聂员抓回来,不,带到任务酒吧,把他灌醉,我要让这娘们和他的小情人一起死!”

    孙正阳虽然已经对他的老婆没有任何一丝感情,但是他们毕竟是夫妻,现在孙正阳的老婆竟然敢背着自己,在外面保养小白脸,这口气,孙正阳是无论如何也咽不下去的。

    他孙正阳能有今天,并不是仅仅靠着他的才华,也靠着一些见不得人的手段。

    孙正阳的老婆就躺在大厅里,此刻已经被打的不成人样了,不过孙正阳老婆还是清醒的,当她听到孙正阳的话后,挣扎着站起来,对着孙正阳大声说道:“孙正阳,你不是东西,你杀了我,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哼,连你活着我都不怕,你以为变成鬼我就会怕你吗?

    你要是真的能变成鬼,我一定会把你抓起来,然后好好研究研究,毕竟研究鬼还是一个从没有人涉足的领域!”

    不得不说,孙正阳的确是一个够狠够毒的人,鬼怪这些东西,在孙正阳眼里就是个屁,他只相信利益,其他的一概不信。

    大约凌晨两点多的时候,孙正阳的手下便打电话告诉孙正阳,他们已经找到了聂员,而且已经把聂员带到了酒吧。

    虽然聂远在努力的反抗,但是几个大汉一起按着他,然后不停的往聂员嘴里灌酒,没一会儿聂员便被灌醉了。

    此时孙正阳的老婆,已经被孙正阳手下带了过来,而且还带来了一辆孙正阳老婆经常开的车。

    今晚孙正阳老婆和聂员必须死,这是孙正阳给自己手下下的死命令,至于怎么操作,孙正阳不管,因为孙正阳的手下,干这些事很在行。

    第二天早晨的报纸和新闻,便报道了一则消息,著名富豪孙正阳的老婆和一个叫聂员的男子,因为酒后驾车而且闯红灯和一辆渣土车相撞,两人当场死亡,碴土车司机受了轻伤。

    当已经在杭城自己家的周夏蝶看到这一条消息后,眼泪忍不住流了下来。

    刘志成虽然放过了聂员,但是孙正阳却没有放过这个有胆子给自己戴绿帽子的家伙,聂员还是死了。

    努力的控制住自己的眼泪,周夏蝶暗暗发誓,自己以后要努力的工作,把聂员这个男人,彻底的从自己以后的生活中抹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