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小说 > 最佳赘婿 > 第九百五十六章山田井下
    答案其实很明显了,刘志成不会差,不仅不会差,而且还很厉害,从以前的种种迹象中就可以看出,刘志成的文采其实很强。

    守着这么一个宝山不去开发,傻子才会去外面拈花惹草,所以对于自己身前站着的那个人,周夏菲并没有任何兴趣。

    可是周夏菲没兴趣,那个岛国人却十分有兴趣,他直接对着周夏菲说道:“美丽的小姐,您好,我是来自岛国的山田井下,也是世界上最年轻的诺贝尔奖的获得者,很高兴认识美丽的小姐。”

    周夏菲因为和刘志成待久了,所以对岛国那边的人并不怎么感冒,所以周夏菲对着山田井下说道:“对不起,山田先生,我还有事。”

    说完周夏菲便准备离开,但是山田井下什么时候见过像周夏菲这么完美的女神,所以山田井下再次出现在了周夏菲身前,“先等一等,这位女士先等一等,我还有些话想要对你说。”

    不得不说,作为一个诺贝尔文学奖的获得者,山田井下并不仅仅在学问方面造诣极高,他在很多方面都有着很深的造诣,语言自然也是一方面。

    所以山田井下的华夏语说的很好,甚至比很多地方上都要标准,可是这对于周夏菲来说,又有什么用呢?

    “我现在有事,如果有什么话,还请另外找时间。”

    周夏菲对身边的苍蝇,早就是见怪不怪,所以周夏菲直接对着山田井下没有好气的说道。

    说完后,周夏菲便直接越过了山田井下,来到了京都大学校长身边,和京都大学的校长说了一会儿之后,周夏菲便准备回到刘志成那边。

    可是周夏菲刚离开京都大学校长身边,准备回到刘志成那里的时候,那个岛国人山田井下便又出现在了周夏菲身前。

    “美丽的女士,您现在没事了,可以陪我喝一杯酒吗?”

    山田井下这一次端了两杯红酒过来,说完后,山田井下好像突然记起了什么,对着周夏菲说道:“这是醇真酒业所生产的贵妃红酒,我特意带来的,一瓶足足有一百多万。”

    周夏菲听到这话后,直接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这一笑,在山田井下眼中,如百花绽放,直接使得山田井下看愣了。

    一百多万,对于山田井下来说,也是一笔不小的巨款了,虽然他是诺贝尔文学奖的获得者,但是山田井下所在的家族,也是黑鲨势力的主要成员之一,黑鲨势力最近接二连三的遇到难题,就连他们的创始人都被人杀了,所以现在对于黑鲨势力来说,可是寒冰期。

    因此,山田井下的资金来源,也受到了极大的影响,可是即便是如此,山田井下手里的资金和这些教授比起来,山田井下也绝对算是富豪,只是和那些真正有钱的大佬比起来,山田井下就显得有些不够看了。

    周夏菲对着山田井下笑了笑,发出了一声不耐烦的声音:“你知道醇真酒业还有一种红酒,叫做皇后红酒吗?

    想要请我喝酒,可以,我只喝皇后红酒。”

    目前的皇后红酒,和茅台特供一样,也是被国家列为了国宴贡酒,而且由于生产工艺特殊,皇后红酒的生产工艺比茅台酒更加的复杂,所以目前皇后红酒的价格已经隐隐超过了一般的茅台酒。

    目前市面上所出售的皇后红酒,大概在一千万到两千万一瓶,而且是有市无价,因为这样的红酒,已经成为了爱酒人士和收藏家的最爱,价格也就自然的水涨船高。

    这其中的关系,和醇真酒业的营销手段也不无关系,他们每个月除了给国家的特供之外,生产出来,用来销售的只有很少一部分,而且不论是瓶身还是其他细节,都和供给国家的不同。

    所以,只要是有人敢拿皇后红酒出来卖,一眼便可以分辨到底是不是国宴用酒,如果是国宴用酒,你拿国家的东西出来卖,你想干什么,你有几个意思。

    所以市面上流通的,都是专门用来面向市民的皇后红酒,价格高也就高,这一点别人是无权干涉的。

    身为黑鲨势力主要家族之一,山田井下自然之道皇后红酒代表着什么,所以周夏菲这话说出口后,山田井下对着周夏菲说道:“这位美丽的女士,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好笑。”

    “开玩笑,我什么时候和你开玩笑了,我说过,我只喝皇后牌红酒,如果你拿不出来,还请离开!”

    说完,周夏菲直接跨过山田井下,朝着刘志成那里走去。

    当周夏菲回到刘志成身边的时候,脸上的表情明显略带着一丝生气,刘志成很好奇的对着周夏菲问道:“怎么了,是谁惹你了。”

    周夏菲对着刘志成说道:“一个岛国的混蛋,说要请我喝酒,拿了一瓶贵妃红酒在我面前装,我喝不起红酒还是怎么着。”

    听到这话后,刘志成呵呵笑了起来,周夏菲说的没错,拿一瓶贵妃红酒,就想在周夏菲面前装,的却是有些不够看。

    因为周夏菲是大汉集团老板娘的缘故,所以不论周夏菲走到哪里,只要是周夏菲住在大汉集团下属的酒店,周夏菲的屋子里都会有一瓶皇后红酒,这是周夏菲的特权。

    皇后红酒对于其他人来说,或许是一件多么珍贵的东西,但是对于周夏菲来说,皇后红酒也不过就是那样,自己想喝就喝,不想喝拉倒。

    “好了,别和那样的没见识的人生气,如果他再敢过来,我帮你教训他。”

    刘志成对着周夏菲安慰道。

    “嗯。”

    不知道因为什么,本来周夏菲还一肚子气,但是看到刘志成后,周夏菲莫名其妙的就变得不生气了。

    “这里的东西不怎么样,水果倒是挺新鲜,我拿了一些,吃点吧。”

    刘志成把桌子上的水果盘,往周夏菲身前推了推,对着周夏菲说道。

    而此时,几个服务员从刘志成和周夏菲身前路过,周夏菲便听见服务员在那小声嘀咕:“也不知道哪个缺德的东西,把我们刚刚完成的拼盘给拆了,你说拆了也就拆了,他一样拆一个是什么意思?

    太气人了!”

    听到这话后的周夏菲,刚准备把水果放在嘴里,然后直接转头看向了刘志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