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小说 > 封灵星神 > 第七百五十四章 激战
    一道苍茫的声音耳边响起,红莲黛眉轻皱,印象中这一道声音像是在哪里听过,但和记忆中的那一道声音相差甚远,好像目的并非那么纯粹。

    红莲有些踌躇,随即这四周空间中像是荡起了层层涟漪,其上波动让她很是厌恶,正想调动没那个灵气反抗时,眼前一切忽然天旋地转,魂海中闯入不明物体,还未等她做出反应,昏昏沉沉的一惊失去了知觉。

    高台正中,强横至极的气息仍然在荡漾,时不时震荡的气息惊天动地,空气被生生撕裂,灵气潜逃,紊乱的气息向着四周冲撞,极其骇人。

    唐阳长啸,手中长刀迸发百丈光影,狂暴的杀戮道息向外释放,十分恐怖。

    “夺灵斩”

    “冰雪长枪”

    两道武技对撞,长枪轰鸣,刀浪滚滚,悍然相撞,重重道息释放,好似有万千重影激荡四周,震慑四周。

    光芒窜动,这四周的灵气被两人强行截取,两道大漩涡向外窜动,疯狂的吞吸灵气,武技上有光华浮现,再次相撞,像是两尊蛮荒巨兽在对撞。

    唐阳向后狂退,喘着粗气,直视雪焱,后者皱眉,目光看向这边,目光交接,空气好似凝固,**味十足。

    唐阳手臂酸麻,虎口被震裂,身躯上赤红光华流转,胸膛有一处地方微微下凹,那是被雪焱一拳轰上胸膛所致。

    “道术,混沌战铠”

    五色光华齐动,唐阳身躯笼罩铠甲,像是一尊在外征战的战神,气息猛涨,极短时间内窜上了炼星境后期,甚至气息比雪焱还要强悍!

    雪焱脸色一沉,他还是第一次看到唐阳施展道术,当五种道术施展,将他的气息从炼星境中期强行推到炼星境后期时,他还是被惊讶的不轻。

    “五种道息相互席卷,合一生铠,提升自身的底蕴,灵气竟然丝毫不显虚浮?”雪焱将这五色铠甲看的透彻,只是因为一层压制性的气息在外流转,无法分辨这五种道息分别是什么。

    “可惜,你以为同境界就有用么?!”

    冰火两种气息相互交织,化作两股长虹轰向四面八方,震荡的气息向外溢散,一枚枚无形的鳞片从半空中浮现,吸纳灵气后化为铠甲笼罩他身躯之上。

    “道术,冰焰卸甲”

    此时的雪焱,气息再次上升,一跃从最初的炼星境后期升为无限接近炼星境巅峰的层次,寒冰极冷,火焰炽热,两股气息相互席卷,空气被撕裂,高台被冰火之力侵蚀,快速崩解。

    唐阳长啸,气息涌动,五种道息相互交织,向前震荡,抵抗冰火之力的侵蚀。

    “炎冰鉴”

    灵气向着正中席卷,最终凝实为一道漩涡,漩涡成型,飞速转动,向前轰来,要将唐阳轰杀。

    “两种道息相互融合?还真是难对付”

    唐阳低声嘀咕,随即身法一变,收起长刀,左手晶莹,泛着淡淡的紫色,右手赤红,杀戮道息强横,向前席卷,威势骇人。

    “杀戮鬼手”

    “封灵战天手”

    唐阳身前,宛如有无数厉鬼嚎哭,一道道血色手印飞快成型,向着正中凝聚,最终凝实为一道足有百丈的血色大手,正中好似镌刻骷髅图案,和紫色大手相互交织,向前轰击。

    冰轮绽放,火焰向前侵袭,光华不断,和双手碰撞,高台正中像是有一**日炸开,纵横的气浪向外侵蚀,声势极大。

    冰雪和烈焰向前侵蚀,唐阳向后狂退,终是在后来稳住了身形,冰寒刺骨,烈焰灼烧皮肤,灵气不能轻易驱散。

    寒霜在地面蔓延,饶是唐阳肉身惊人,还是感到了丝丝寒意,一簇簇火苗从地面窜出,炽热的温度向前席卷,逼迫唐阳不断后退。

    低吼一声,身后的烘炉光华大盛,极强的战意在唐阳身躯内涌动,向前震荡轰击,寒意入侵,到了唐阳身前被高温蒸发,化为白蒙蒙的雾气,向上席卷。

    体内灵气还剩五成,生命之火的支撑让唐阳的气息看起来很是稳健,没有丝毫虚浮感,另外一边的雪焱蹙眉,他已经完全将唐阳放在同等层次的强者对待。

    真正让他心惊的并非唐阳的战力,而是那一双永远沉着冷静,丝毫不显慌张的眸子,不知为何,雪焱看到这眸子时,心底生出一种淡淡的恐惧感,好似那是两道漩涡,随时可能将他吞噬。

    “之前倒是小看你了,再来!”

    长枪投出,身形化为残影向前冲去,唐阳脚掌跺地,地面微微下凹,细密的裂痕向着四周扩散,似乎在显示这一脚的力道到底有多大。

    长刀横扫,长枪掀起音爆,接连不断的轰响好似万千闷雷炸响,声势极大。

    残影对撞,像是两尊擎天镇地的巨人在互相攻伐,光华涌动,让人不敢直视。

    “湮灵斩”

    刀浪向前斩去,划破虚空,涟漪向前传递,闷雷不断,强横气机锁定雪焱的身形,无法逼退。

    长枪点地,场中有龙吟声响起,龙首浮现,冰火两种截然不同的力道向前轰击,要将刀浪吞噬。

    这两道武技相撞,双方平手,各自向后退去,没有胜负。

    “冰火神印”

    雪焱双手伸出,一套印法打出,环绕在他四周的两种力量相互交织,一方大印在半空形成,两种截然相反的力量将四周彻底映照成两幅景象。

    唐阳瞳孔一缩,他能感受到这大印的威力,向前挤压而来,要强势轰塌一方虚空,不能阻挡,必定会被重创!

    “空间碎灭”

    涟漪向外震荡,一道道空间碎片落下,切割虚空,要将这里的一切全部绞碎,大印颤抖,威势向上席卷,抵挡那股寂灭的气息。

    雪焱眼中浮现狠辣,身形横移,大印后退,将武技对准了自己!

    碎片切割,大印破碎,紊乱而寂灭的气息向前席卷,雪焱身受创伤,好在终于挡住了那股威压,咳血倒退。

    金光涌动,一**日撞出乱流,向前轰击,长刀轰鸣,其上闪烁光华,像是有无数残影向前轰击,唐阳身形冲出,一拳轰出,筋骨齐鸣,青光蔓延,声势骇人。

    “青玄破灵拳”

    雪焱手掌一翻,冰火之力向前涌动,极短时间内,一道道盾牌成型。

    咔嚓!

    拳劲轰碎了盾牌,余威向前传递,轰裂了空间,寂灭的气息向前席卷,音爆声和灵涟漪向着四周传递,将雪焱轰的再次倒退。

    笼罩在他体内的那一层甲胄浮现无数裂痕,光华涌动,裂痕愈合,但其上蔓延的光华却弱了一些,他的身躯剧痛,肋骨甚至都被大力打断了数根。

    换做是寻常的强者,多半要被一拳轰成重伤!

    “冰河天炎剑”

    雪焱彻底怒了,一把抹去嘴角的血迹,将喉咙处不断上涌的腥甜强行镇压,左右手交错,向下一斩。

    上方浮现一道数百丈的虚影,长剑锋利,冰寒气息向上席卷,好似要冻住苍穹,长剑之上有光晕流转,细细看去,那竟是流转的火焰!

    这一道武技的威势,其威力远远超过了一般的六品武技!

    寻常炼星境后期强者,挨了一剑,不死也会被重创!

    唐阳眼眸凝重,想要抗下这一招,只有放手一搏!

    “镇狱破天劲”

    万丈地狱的虚影在唐阳后方浮现,唐阳身躯有无尽光华流淌,向前涌动,像是一尊从地狱之中走出的战神,一拳轰出,能撼动天地。

    虚影冲出,对准了向下斩来的大剑,光华涌动,冰火之力和极端暴虐而凶猛的气息对撞,四周屏障颤动,裂痕浮现,像是无法承受这股威压。

    轰!

    正中心处的暴虐气息炸开,高台龟裂,四周有赤红光华流转,像是岩浆在地面涌动,要修补高台,可这些尚未覆盖向前,一道道再次纵横的冲击轰来,龟裂更多,席卷四方。

    唐阳只感到好像有一把利剑剖开他的胸膛,锋利的气息夹杂着冰火,要将他体内的一切全部搅动,疼痛如同潮水,险些让他疼痛的晕倒。

    雪焱铠甲内凹,其上满是一道接着一道凹痕,唐阳拳锋之上的劲道实在太大,大到让他难以忍受,体内气血翻滚,灵气涌动,尽可能的化解余威。

    “咳咳,你还真是让我惊讶,如果不是因为红莲,我想我们可以成为不错的朋友”

    雪焱苍白的脸上带着丝丝高傲,但眸子却透露着诚恳,许是因为高高在上惯了,想要寻常语气说话都显得别扭和不协调。

    唐阳面无表情,缓缓道:“你是不是搞错了什么?

    红莲本就是我爱的人,只是这其中曾经发生了些事情,你只是后来横插一脚,而现在,我们靠着各自的实力,来战斗,并非是决定今后谁消失不见,谁继续留在红莲身边

    她喜欢和谁在一起是她的自由,我无权干涉,我们现在对战,只是决定谁前是上三人罢了”

    雪焱哈哈一笑,张狂道:“我辈武者岂能因为坎坷而后退?我看中的东西,必须是我的,除非你能赢了我!”

    “那就看我怎么把你打醒!”